今天2018年04月26日 星期四 第17周
高级搜索
您尚未注册登录,请先注册登录。为什么要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中国橡胶网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固铂 成山正式“离婚”谁赢了?

发布时间:2014-12-02

 

 2014年11月28日上午,雨过天晴。温润的阳光透过乌云洒满位于中国山东省成山集团的生产园区。在这种氛围下,中国轮胎商业网透过最后的状态,看看这场跨国“婚姻”的双赢模式,到底怎么了?在“离婚”中,往往分割财产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们双方怎么“抢夺”。为更多企图购并或被购并的轮胎企业送上弥足珍贵的现实案例!

 

固铂,成山,离婚

 进入到曾经的“固铂成山”,刚刚成功抗击了一场国际资本恶意并购的“大风浪”,成山集团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法律事务部经理刘淑红有些疲惫。

10天前,成山集团以2.854亿美元(约17.55亿人民币)收购固铂成山65%的美方股权,并正式易帜为浦林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自此,成山集团与美国固铂橡胶轮胎公司结束了8年的“牵手”,这场为期1年多的美印国际并购也在中国工人的极力反对下最终失败,5000余名职工的合法权益得到了有效保障。

联姻:成山与固铂的“跨国婚姻”

“‘联姻’是为了共赢。”言及成山集团与美国固铂橡胶轮胎公司的“联姻”,刘淑红说,与固铂合作的目的是为了共享技术、共享市场、互利双赢。

 与外合作,并不是成山集团经营发展陷于山穷水尽境地的无奈之举。

8年前,成山集团作为中国第三大轮胎制造商,在国内轮胎制造领域有当仁不让的话语权。在发展最辉煌的时候,成山集团主动选择引进境外投资者,且让外方控股,这凸显了企业谋求全球市场的大视野和大襟怀。

利用外资减少成本投资,引进先进的生产技术与管理经验,扩大销售渠道和市场,这是成山集团与固铂“联姻”的初衷。

在固铂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成立的前4年,合作并没有成山集团原先设想的那样顺利。“合资的前4年是美方在管理公司,由于中美文化差异,公司并没有显现出‘合起来’的强大力量。”刘淑红表示,“磨合”是公司在那一个时期给她留下的深刻印象。

为破解来自美国的企业管理层在企业管理中“水土不服”的困局,固铂成山最终决定“换将”,将企业由中方团队主持管理。

“贴地气”的管理方式,使固铂成山经营业绩不断提升,公司迎来了合资8年来最好的发展时期——由此,固铂成山成为美国固铂全球八大工厂中“规模最大、利润最好、成长性最快的公司”。

凭借高性价比,固铂成山成为中国重汽、一汽大众、包头北方奔驰、华晨宝马等30多家大型主机厂的主流供应商。2012年,固铂成山税前利润达1亿多美元,创历年最好业绩。

成山与固铂这段“跨国婚姻”在经历磕绊之后,终于驶入了高盈利的发展轨道。

危机:印度公司“蛇吞象” 负债并购固铂

“正当固铂成山发展蒸蒸日上的时候,印度阿波罗轮胎宣布将斥资25亿美元收购固铂轮胎,而且固铂公司并没有在事前与我们沟通,我们对此不能接受!”刘淑红言语间满是愤慨。

 虽然印度阿波罗公司收购固铂,并未改变固铂成山的合资性质。但对于固铂成山和5000余名公司员工而言,这一切并不是易主那么简单。

固铂,成山,离婚

某种意义上,这家印度公司扮演了“搅屎棍”的角色

“印度阿波罗公司收购固铂公司是100%举债收购,交易完成后阿波罗年融资成本将超过8000万美元,固铂新增债务超过19亿美元。负债收购很可能导致公司资金紧张、经营困难、企业倒闭和员工下岗。”刘淑红表示,“蛇吞象”的背后,将给企业未来的发展带来极大的风险。

皮不存,毛何附?固铂成山5000余名职工在得知这一漠视职工权利的消息后,异常愤慨。职工们发出《致美国固铂橡胶公司员工的一封公开信》,表达了他们对此次并购的担忧——

“阿波罗通过百分之百举债出资25亿美元收购固铂轮胎,其中,阿波罗银行借款4.5亿美元,固铂轮胎通过自身发债和银行借款融资21亿美元。阿波罗的市值仅6亿美元,而此次并购涉及资金25亿美元,杠杆率之高,已引起行业内和金融投行业界的普遍质疑。”

“目前,固铂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已出现供应商催款和经销商退订单等急剧恶化现象。”

“我们固铂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工会坚决反对阿波罗轮胎并购!坚决抗议这种不顾员工生存的并购!要求立即停止并购,并且我们保留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2013年6月21日,固铂成山员工全员停工,提出强烈抗议,坚决抵制印度阿波罗并购美国固铂。

 在固铂成山职工对这起跨国并购的坚决反对之后,固铂在美国工厂、英国工厂的工人也紧随其后对此进行联合反抗。

维权:“拉锯”一年多终成功

印度阿波罗公司收购固铂的消息甫一发出,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经营业绩严重受挫,固铂背负着股东起诉、证监会处罚、客户弃单的多重压力。

 面对接连而至的问题,固铂不得不低下傲慢的头,重新回到谈判桌前。经过谈判,成山集团、固铂成山工会与固铂公司于今年1月29日达成并签订了“和解协议”。

刘淑红介绍说,“和解协议”各方达成共识:全面恢复固铂成山的生产经营活动,聘请国际认可的评估机构对固铂成山进行估值,成山集团有优先选择购买固铂在固铂成山股权或出让自己持有股份的权利。

“对于固铂成山股权的处置,我们有三种选择。”刘淑红表示,在估值后,成山集团可以优先购买固铂在固铂成山的股权,也可以将自己持有的股权出售给固铂,还可以“不买不卖”保持现有的状况。

 整个股权交易环节,成山集团与固铂公司几经较量。由于成山集团提出的诉求合理、合法、公平,双方终于在今年8月14日签署了所有的交易文件。

8月24日国际评估机构发布评估报告终稿,评估固铂成山的股权价值为4亿多美元。

经过再三思虑,成山集团以维护职工利益和珍视来之不易的大好发展局面为出发点,最终于9月30日如期向固铂发出了买入其65%股权的通知。

好事多磨。

“在我们按照‘和解协议’恢复生产经营活动后,固铂公司却耍起了‘滑头’。”刘淑红说,从选择对固铂成山进行估值开始,固铂公司就评估机构的选择百般挑剔;在评估机构出具评估报告后,固铂公司又向托管机构发送了“无效通知”;在成山集团已经提供合法的资金证明后,固铂公司又提出实地验资以拖延时间……

于法有据,成竹在胸。虽然固铂公司在履行协议的过程中设置障碍故意拖延,但迫于仲裁及多方压力,最终在11月11日开始配合成山集团完成交易。

11月26日原固铂成山公司正式更名为浦林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

“11月30日,我们将完成公司正式交割的所有法律文件和程序。”刘淑红长出一口气。她满是自豪地说,浦林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将在12月1日举行挂牌仪式,在新的起点上迎接新的开始。

下面由中国轮胎商业网把镜头拉回一年前,看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固铂,成山,离婚

 固铂轮胎:全球排名前十和美国第二大轮胎制造商,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在华共有两家生产基地——成山工厂和昆山工厂,其中成山工厂为合资企业。

 ■事件回顾

    6月12日,阿波罗宣布收购固铂

    6月18日,固铂成山工会发布反对并购公开信

    6月21日,固铂成山员工第一次罢工

    6月27日,固铂成山工会与固铂谈判

    7月10日,三方总裁会谈

         7月12日,固铂成山员工第二次罢工

固铂,成山,离婚

员工高呼:坚决反对阿波罗收购

6月21日,固铂成山公司员工因抗议阿波罗收购固铂举行大罢工。全体员工身着蓝色工作服,在工厂大门前拉起横幅,群情激奋,振臂高呼;“坚决反对阿波罗巨额负债并购固铂轮胎”、“谁想砸我们饭碗,我们就和他斗到底”。工人们坚决抵制印度阿波罗并购固铂公司,捍卫公司的财产不受损失,维护公司员工自身的合法权益。


固铂成山(山东)轮胎公司现有5000多名,是固铂公司全球八个工厂中规模最大、管理最徍、效益最好的工厂。
据悉,随着这场并购案在业界的风生水起,印度阿波罗股票一路下跌,仅三天时间,市值就从9亿美金降到了6亿美金。

 

阿波罗轮胎:印度最大的轮胎公司,总部设在古尔冈,从事轮胎制造及销售业务。今年6月份宣布收购固铂轮胎,两家公司合并后将组成世界第七大轮胎公司。

 

由阿波罗收购引发的固铂成山轮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铂成山)中国员工罢工事件持续发酵。面对员工罢工,阿波罗、固铂和成山集团三方约定上周三进行总裁会谈。昨天,成山集团针对首轮谈判情况发布消息称,阿波罗总裁未出席会谈,固铂则坚持推进收购案,首轮谈判失败,未达到固铂成山工会提出的“终止并购”诉求。 

 

今年6月12日,印度轮胎制造商阿波罗宣布将全额举债、以25亿美元价格收购美国固铂轮胎,此消息引起中美合资企业固铂成山方面的强烈反应。固铂成山认为美方无视中方利益,因此抵制此次并购,5000名固铂成山员工在30天的时间里举行了两次罢工,固铂成山工厂陷于停产状态。按照原本的并购进程,阿波罗收购固铂将在今年下半年完成交割。但是面对固铂成山员工的罢工,这项被业界称为轮胎业最大的并购案将可能不会按照原定时间表推进。 

固铂,成山,离婚   

固铂成山是固铂轮胎在华唯一的合资企业,在其股比关系中,固铂占股51%、成山集团占股49%。对于阿波罗收购固铂一事,固铂成山方面表示,在此次收购中,固铂成山未收到固铂方面有关征询工会及员工意见的征询函,认为美方无视中方员工的利益。固铂成山同时质疑阿波罗举债25亿美元收购固铂后能否维持公司的整体运营并保障员工的利益。 

知情人士昨天告诉记者,在举行三方总裁会谈前,固铂成山工会代表曾与固铂方面进行过沟通,固铂要求固铂成山员工停止罢工,固铂成山工会提出的条件则是要求固铂终止此次收购案。由于双方诉求相去甚远,工会与固铂方面的沟通不欢而散。而上周三举行的三方总裁会谈依然毫无进展,各方互不让步。该知情人士同时透露,作为中外合资企业,面对并购时,成山集团有优先股份购买权,成山集团也确实提出过回购固铂成山公司美方51%股份的方案,但因耗时太长、牵扯资本大,此项提议在三方总裁会谈中未达成实质性进展。 

固铂,成山,离婚

轮胎生产线 空无一人 

“印度阿波罗公司要收购我们,全体员工坚决不答应,坚决抵制这次并购。”在谈判桌前,面对着西装革履的美国固铂副总裁米勒,作为工会代表的马汝福态度强硬。

2103年6月27日,在固铂成山轮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铂成山”)顶楼会议室,6名职工代表与美国固铂派来斡旋的副总裁米勒展开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谈判。这场谈判起因于全球轮胎行业内有史以来最大跨国并购案。

6月11日,美国固铂轮胎公司宣称,将全球8个工厂以2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印度阿波罗轮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度阿波罗”)。在即将并购的8个工厂中,固铂成山是“规模最大、利润最好、成长性最快”一个,约占总利润的1/4。可变数恰恰出现在这里。

十天后,固铂成山工会组织员工集体罢工、反对这笔天价交易。工会开出了唯一、毫无商讨余地的复工条件——终止并购。

7月12日,对于固铂成山5000多名员工来说,是决定命运的日子。然而,这一天员工们等来却是并购将继续进行的消息,工会当即决定再次罢工。

 固铂,成山,离婚

    此时此刻。酝酿多时的全球轮胎行业最大重组案显得变数丛生而又进退两难。

针锋相对的谈判

在获知工厂将被大股东出售给印度阿波罗后,固铂成山职工到工会投诉的越来越多、反对之声越来越大,直至6月21日集体罢工。正值并购敏感期,工厂罢工立刻引来了高度关注。

6月27日,固铂成山公司内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在公司顶楼会议室,一场关乎企业和职工命运的谈判正在展开。美国固铂公司紧急派遣副总裁米勒赶到这里,与职工谈判。

 一方是美国固铂公司副总裁米勒,另一方则是合资工厂工会的6名代表。场外则是5000多名愤怒的员工,美中双方股东乃至印度阿波罗高层密切关注着这次谈判。

合资工厂固铂成山的前身原是威海成山集团下属工厂。2006年成山集团与美国固铂公司合资,成立了固铂成山轮胎有限公司。美方出资7000万美元、技术(替换轮胎技术)、品牌,占51%的股权,中方出场地、设备、人员占49%股权。2010年,美方增持至65%。

 固铂,成山,离婚  

员工示威游行高呼:坚决反对阿波罗收购

作为大股东的代表,米勒首先坐在了长条会议桌的东头,试图给职工播放关于印度阿波罗的视频简介,来说明并购后企业的发展前景。却被一位职工代表当场打断,“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听解释的”。于是,米勒只好坐在了工会代表的对面,一场针锋相对的谈判就此展开。

马汝福是企业生产部副经理,也是6个职工代表之一。当日,马汝福向会议桌对面的米勒历数,印度阿波罗并购存在过度负债、文化差异难以磨合以及违反中国法律的三大隐忧,全体职工将予以“坚决抵制”。

   原来,印度阿波罗并购美国固铂被业界公认是“蛇吞象”式的重组。截止6月11日,前者市值只有9亿美元,后者则为16亿美元。

  根据并购公告显示,此次交易印度阿波罗将通过百分之百举债来实现。其中,阿波罗银行借款4.5亿美元,固铂轮胎通过自身发债和银行借款等融资21亿美元。

 固铂,成山,离婚

此笔交易完成后,阿波罗年融资成本超过8000万美元;固铂轮胎将背上19亿美元的新增负债,年融资成本在1.5亿-2亿美元。可近5年固铂轮胎年平均税前利润只有1亿美元。

马汝福指出,中方与美国固铂合资是希望引入美方的资金、技术和品牌,可印度阿波罗各个方面均不如现在的固铂成山工厂。美国大股东只顾自身利益,却把数千工人推给了一个有巨大隐患的企业。

 按照并购协议,阿波罗一个全资子公司将以约25亿美元纯现金收购固铂8个轮胎工厂,折合每股35美元,这一价格较当日(6月11日)固铂轮胎的股价高出43%。并购后,美国固铂的股东们将赚个盆满钵盈。而印度阿波罗合并报表后销售收入将达66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七大轮胎企业,并成功进入中国与北美市场。

正当交易双方举杯相庆、把酒言欢之际,固铂成山以及中方股东却在深深的担忧。当日,马汝福在谈判桌上指出,阿波罗是全额举债并购,8个工厂的利润尚难以偿还贷款利息,一旦市场波动、资金链紧张,工厂就可能会陷入经营困难、减产停工,甚至职工下岗的困境。

印度阿波罗并购美国固铂不仅给职工的稳定带来隐患,还直接侵害了合资公司中方股东的商业利益。固铂成山多数员工当初是从中方股东——成山集团而来,职工罢工得到了后者的支持。

值得玩味的是,合资公司、固铂成山的官方网站是由美方掌控,职工就把罢工维权的信息通过中方股东的网站向外界传达。成山集团一位管理层人士并不讳言,中方股东与合资公司职工的利益和要求是一致的。

文化的冲突

 职工代表提出的第二个反对并购的理由是,并购后中印企业文化之间有着难以磨合的鸿沟。事实上,固铂成山当初为了融合中美企业文化曾付出过巨大的代价。

最初,美方向固铂成山派出了董事长、总经理在内近百人的管理团队。中方员工首先在语言上感到了沟通不便,诸多从美国赴任的高管每天住在五星级宾馆,高昂的费用也让员工咋舌。

固铂,成山,离婚

     让职工以及中方股东感到无奈的是,这些说着英语、穿着西装的“洋”领导尽管有着炫目的学历和履历,但实际运营上却屡屡犯错。

 在《2006年生产经营情况分析》中显示,“6-7月份,天然胶价格大幅度上涨,合资公司违背市场规律,在高价期大批量采购了4个多月用量的天然胶,价格回落后,直接造成6714.8万元的损失”。

一位分管财务的高管解释道,美国市场较为成熟,价格波动很小,适宜批量采购;中国市场却处在成长期、相当于20年前的美国,价格起伏较大,适合随行就市、短线操作。可美方高管不谙国情、不听劝阻,多次批量采购高价原料,致使企业亏损。

在国内市场价格普涨时,中方曾多次建议尽快提价,可美方却总是延迟滞后。如2006年,中方建议内销在3月1日涨价,外销在4月1日涨价,固铂成山总经理却将内销、外销涨价时间均推迟1个月,使得企业内销利润减少了815.9万元,外销利润减少752.8万元。

原来,中方高管在面对市场机遇时行为方式往往是,千方百计抓住机会,同时尽可能降低风险;美方职业经理人决策时却首先考虑的是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再抢抓机遇,如果预计风险太大,宁愿放弃。

 中方从自身考虑,希望扩大工厂产能;美方从全球着眼,避免单体工厂规模过大。不同的文化差异,使美方高管在听取员工汇报解释时,总言“I understand”,却从不说“I agree”。

 屡屡的决策失误,使得美国固铂频繁更换掌门人。在最初四年内,美方总共更换了五任总经理。一位企业职工表示,美方高管从不开会、只发邮件,又很少深入基层。尽管他本人是中层管理者,但个别总经理还没照面就被撤换了。

面对谈判桌上米勒,职工代表指出,中美双方7年的合作,付出了沉重代价,前4年平均每年税前利润只有1931万美元,合资前成山轮胎年利润则为2926万美元;后三年文化达到融合程度,经营业绩才得以提升,平均每年税前利润提升至7257万美元,是合资八年的最佳时期。一旦被阿波罗并购,企业将再次进入中美印三方文化磨合期。

尽管米勒一直辩称,并购是严格按照美国法律进行的,是出于维护股东利益考虑,合理合法。可职工拍案道,工厂在中国就应按照中国的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企业研究经营管理和发展的重大问题应当听取工会的意见。

最终,工会人员与职工代表开出了唯一、毫无回旋余地的复工条件——终止并购。副总裁米勒当即表示,会将职工的想法如实汇报给美国总部。

然而,在讨论答复期限时,工会代表先是以7天为限,后又同意推迟至15天。可当米勒仍然表示时间太短时,职工拍案离席,谈判不欢而散。随后,固铂成山工会在中方股东官方网站发表声明称,员工有条件复工,如果固铂公司不能在15天内就并购案给出全体员工满意的答复,工会将采取进一步行动。

 

两难的并购

7月9日,美国固铂、印度阿波罗以及中方股东山东成山集团三方齐聚上海,紧急商议对策。可面对工会开出的唯一、毫无商讨余地的条件,“满意的答复”却是一件几乎难以实现的要求。

按照原本的并购进程,印度阿波罗收购美国固铂将在2013年下半年完成交割。可突如其来的罢工,让这笔轮胎业最大并购案进退两难。

美国固铂轮胎公司是全球十大轮胎制造企业之一,是美资第二大上市轮胎公司。在所有8个工厂中,固铂成山是规模最大、利润最好、成长性最快的公司,约占总利润的1/4。全厂占地近百万平方米,每天可产30000条轮胎。即使在全球轮胎行业产能过剩和市场疲软的2012年,该工厂仍然实现收入 11.0323亿美元,税前利润1.0653亿美元。

阿波罗公司副董事长NeerajNanwar也曾表示,此次交易可将公司产品引入中国与北美市场。这正是阿波罗所看中的。

如果答应员工终止并购,美国固铂还将面临着巨额违约金;如果强行并购,员工抵制、二次罢工,阿波罗即使买下股权也无法进入工厂,交易仍然难以达成。 

就在美印中三方商讨对策之际,固铂成山工会向这次跨过交易融资供应商——渣打银行和德意志银行驻中国机构发去了告知函,试图阻止阿波罗公司贷款并购。

信中称,“最近,由120多名经销商代表向固铂轮胎公司及阿波罗轮胎公司发出联名信。如果此次并购成立,为了保护自身利益,经销商将会采访果断措施,选择新的合作伙伴,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这种复杂形势下,贵行这种做法一定会给自身带来巨大的风险。”

7月12日,对于固铂成山5000多名员工来说,是决定命运的日子。然而,这一天,5000多名员工等来却是并购将继续进行的消息。合资工厂工会当即决定再次罢工。

记者多次与美国固铂公司联系,可截止发稿前,固铂公司对于记者的采访始终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一边是利润最高的合资工厂5000多名员工和中方股东的集体抗议;一边是美国固铂、印度阿波罗两大轮胎巨头的执意并购。这场博弈究竟谁能胜出,尚未可知。

固铂成山工会主席岳春学对于企业的未来十分忧虑。他坦言,轮胎销售旺季即将来临,罢工将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很可能会丧失订单、贷款,丢失上下游供货商、经销商乃至终端客户。在他看来,未来合资工厂的出路之一是被中方股东回购。

威海成山集团一位管理人士则认为,美国固铂希望出售所有轮胎工厂已显示其放弃轮胎业务的想法。但他表示,按照25亿美元总价收购8个工厂计算,固铂成山的对价至少要五六亿美元。如此高的溢价,中方股东无力回购股权。

-------------------------------

延伸阅读:

致美国固铂橡胶公司员工的一封公开信


美国固铂轮胎公司的工友们、兄弟姐妹们:

我们是固铂轮胎公司旗下的固铂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CCT”)工会,CCT是美国固铂轮胎橡胶公司(“固铂轮胎”)全球八大工厂中规模最大、利润最好、成长性最快的公司。2012年实现收入 110,323万美元 ,税前利润10,653万美元 ,目前正在实施的投资12500万美元,规模260万套全钢扩产项目,按原计划2014年底可达产,增加收入64,000万美元。
亲爱的工友们,我们同属固铂大家庭的成员,经过我们的辛勤劳动,固铂轮胎公司最近几年取得了较好的经营业绩,我们正为固铂大家庭的未来充满憧憬而努力工作。


然而,最近获悉印度阿波罗轮胎公司(“阿波罗”)和固铂轮胎已达成最终合并协议,阿波罗将100%收购固铂轮胎。遗憾的是至今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征询工会及员工意见的征询函。根据已披露的公开信息,阿波罗通过百分之百举债出资25亿美元收购固铂轮胎,其中,阿波罗银行借款4.5亿美元,固铂轮胎通过自身发债和银行借款融资21亿美元。阿波罗的市值仅有6亿美元,而此次并购涉及资金为25亿美元,杠杆率之高,已引起行业内和金融投行业界的普遍质疑。按此方案,阿波罗将负债8亿美元,年融资成本超过8000万美元;并购后固铂轮胎新增负债19亿美元,年融资成本在1.5亿-2亿美元,而固铂轮胎前五年平均税前利润约1亿美元 。请问这样一个经营状况的公司能支撑如此高的负债吗?各个工厂的员工福利能否保障?机器设备运转及正常生产经营能否保证?企业的现金流能否满足正常生产需要?若遇竞争对手降价或市场波动等不利因素,阿波罗和固铂轮胎极可能发生债务违约,从而可能实质波及公司及员工的切身利益。目前,CCT已出现供应商催款和经销商退定单等急剧恶化现象。


CCT经过中美双方七年的合作,前四年文化磨合,尽管双方很努力,但仍然付出了沉重代价,前四年累计税前利润7,724万美元(合资前成山轮胎年利润超过2,926万美元),四年换了五任总经理;后三年文化达到融合程度,经营业绩才得以提升,实现税前利润21,773万美元 ,所以目前CCT是合资八年的最好时期,成为固铂轮胎大家庭中八个工厂最大、最好的公司。这次如果并购成功,试问美印文化磨合能成功吗?中印文化磨合能成功吗?中美印三方文化磨合能成功吗?特别是在承受如此高的负债,磨合难度之大能成功吗?
综上所述,我们CCT工会坚决反对阿波罗轮胎并购!坚决抗议这种不顾员工生存的并购!要求立即停止并购,并且我们保留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固铂轮胎的工友们、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团结起来维护我们的权益吧! 
             

 
固铂成山(山东)轮胎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
2013年6月18日
 
 
 
 
An Open Letter to All Employees of
Cooper Tire & Rubber Company
 
Dear colleagues,
 
We are the Labor Union of Cooper Chengshan(Shandong) Tire Company Ltd (“CCT”), which is of the largest scale, the strongest profit and highest growth among the eight global facilities of Cooper Tire & Rubber Company (“Cooper”). In the year of 2012, we have achieved an income of USD 1.10323 billion and a pre-tax profit of USD 106.53 million. And now we are working on an USD 125 million investment, i.e., an 2.6 million-set scaled TBR expansion project, which could be, if everything’s on schedule, deployed in the end of 2014 and contribute to another USD 64 million income.
 
Dear fellow members, we are telling you this because we want you to know that we belong to the same integrated group, the big Cooper family.  We are proudly saying that we are dedicate members of the Cooper’ business and willing to use our best talent, skill and effort to make our contribution to the group’s business and prosperous future.
 
However, we regretfully know that Apollo Tyres Ltd (“Apollo”), and Cooper announced the execution of a definitive merger agreement under which Apollo will acquire 100% equity of Cooper. To our further astonishment, till now we,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our Labor Union members, have not received any letters of inquiry regarding the proposed merger. According to the already published information, Apollo intends to make a USD 2.5 billion payment with 100% high leverage and debt financing, among which Apollo will try to obtain a USD 450 million credit loan from banks, and the remaining USD 2.1 billion will be obtained by Cooper through issuing bonds and getting bank facilities. Apollo’s market value is only about USD 600 million, however, Apollo needs a USD 2.5 billion for the payment of purchase price, the high leverage ratio has caused concerns and doubts from the tire industry and financing and investment entities. If the proposed merger concluded, Apollo will be imposed with a USD 800 million debt (with a USD 600 million market value of itself, however), i.e., the annual financing cost of Apollo would be over USD 80 million; moreover,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merger, Cooper will be loaded with a USD 1.9 billion new debt, which means an annual financing cost of USD 150-200 million, although everyone knows the average annual pre-tax profit of Cooper during the previous 5 years is only USD 100 million. We can not resist asking these questions: is such a high leverage affordable for our company with such annual profit? Will the employee benefit continued to be guaranteed? Will the maintenance of facilities and ordinary business operations not be exposed to any risk? Will the cash flow meet the needs of our daily business? if any negative factors occur, for example the competitors’ price cut or market price fluctuation, it would be very possible that Apollo and Cooper may fail to dully pay their debts, and that would cause substantial impacts on the company’s operation and benefits of the employees.  Moreover, CCT has been called and urged by suppliers to make payments and some of the orders we received have even been cancelled, and these are not questions, but facts.
 
CCT witnessed the cooperation efforts by Cooper and Chengshan during the past 7 years.  During the first four year’s run-in period, although the two parties made their best efforts, CCT still paid a heavy price for its low speed development. The aggregative pre-tax profit for the first four years is USD 77.24 million (the annual profit of Chengshan Tire before the Joint Venture’s set-up is over USD 29.26 million).  And CCT appointed and changed five general managers within four years.  During the latest three years’ integration, CCT’s business operation has been promoted, and achieved an aggregative pre-tax profit of USD 217.73 million.  CCT has become the largest and best factory among the Cooper’s eight global factories, and is its best development period.  After the merger, who can guarantee the success of integration of American culture and Indian culture? And who can guarantee the success of integration of Chinese culture and Indian culture? And who can guarantee the success of combination of American culture, Indian culture, and Chinese culture? Especially under the proposed high leverage and high debt ratio acquisition model, who can guarantee the success of this transaction?
 
Based on the above, we, the Labor Union of CCT, object to the Apollo’s acquisition of Cooper. We strongly protest this transaction, which disregard the living rights of employees.  We require the termination of this transaction.  We keep our rights to take further actions.
 
My dear fellow members, let’s unite and protect our rights and interests together.
 
 
Cooper Chengshan(Shandong) Tire Company Ltd
Executive Committee of Labor Union
 
June 18, 2013 

 

来源:中国轮胎商业网


注:转载文章,仅供参考

[打印本页][收藏][推荐给朋友]

中国橡胶工业协会 版权所有 www.cria.org.cn 京ICP备09044065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拂林路9号景龙国际B座5层 邮编:100107
电话:010-84915391 84915661 84924066 84927809 传真:010-84928207
Email:chinarubber@cria.org.cn